MENU

韩国免税店,未来之路如何走

YQ期间,韩国免税店没有游客光临,冷冷清清。

依稀记得,代购大军曾经在免税店门口彻夜排队,哪怕是冬天白雪皑皑的深夜,裹上棉被,就为了买上热销的产品。korea还为此抗议过,生怕冻到人。

以前的门庭若市,变成了现在门可罗雀。


36kr有过一篇文章:韩国免税店,在劫难逃。

韩国免税业,这只全球经济“金丝雀”,全线溃败中挣扎着。

国际客流,遭疫情截断。韩联社数据,截至3月5日共有96个国家地区对韩采取入境管制措施,整个3月,赴韩游客数较去年同期暴跌94.6%。2月,中国赴韩游客数同比降77%至10.4万人,仅占游客总数15.2%,而去年同期为37.7%。

肉眼可见的惨烈,是免税店消失的抢货人群,以及销售额扶摇直下。2月,韩国机场免税店销售额降幅达52.3%,市内免税销售额降38.4%。

疫情全球蔓延带来的负面冲击,加速韩国免税业坠入谷底。愚人节当天,仁川国际机场三巨头(乐天、新罗和新世界)日销售额仅1亿韩元,而疫情前这个数字是60-70亿韩元。

以前“常年无休”的免税店们,或闭店,或缩短营业时长。无人购买,无处分销的大批大批商品,挤爆了仓库。

2019年初,中国电商法出台,个人代购减少,公司代购增加,代购业务趋规模化,对韩国市内免税店议价能力加强。该年首季,在韩个人代购下滑近半,公司代购同比增一倍。

代购形式之变背后,是韩国免税业严重外化的营收结构,生死握在中国客源手中,危机已然出现。

其一,当中国推出各项促进消费回流的政策时,韩国免税零售商显得较为被动;

其二,“萨德事件”后中国赴韩游客锐减,韩国免税市场严重倚靠的代购渠道,因中国监管从严频频遇挫;

往下走,在其他不断冒出的外部变化因素下,韩国免税业都将因过渡依赖中国客源、代购而急速降温。
韩国免税店10年发展图

以往的一些韩代,朋友圈出售的韩妆,由于无法飞韩国,目前很多货源来自韩国批发商。物流时间慢,清关等复杂手续,让韩代越加难做。

针对之前韩国免税店高至40%的购物返点,韩代的成本也逐步加重。
韩国免税店返点说明

36kr也总结了免税店从长远看,等待着游客的到来,是当下拯救免税店们的终极之解。经历过MERS、“萨德“事件后,韩国免税业快速复苏都离不开反弹的旅游客潮。

从这点看,一方面要求严重依赖免税业的国家提前做好“松绑”旅游签证的准备,另一方面免税店也要提前祭出折扣让利方式以最大限度吸引消费。

当然,针对免税店固有之脆弱性,其需要不断改进自身触达消费者的方式,例如加大对电商渠道的使用;同时,还要改变严重依赖某个单一区域的惰性,不断找到属于自己的护城河。有护城河的商业模式,才能在激荡越大频繁的时代中,细水长流下去。

或许,代购时代要变天了。

dutyfree在劫难逃,韩代们负重前行,或许YQ以后,会迎来一波春天。